位置: 首页 >

鄂伦春族

发布日期:2017-09-26 信息来源: 扎兰屯政府网 作者:jiuxuan 审核人:政府办公室 阅读量:16335

elc1.jpg


一、语 言

 

鄂伦春族有自己的语言,但没有文字。语言属阿尔泰语系满——通古斯语族通古斯语支,一般通用汉语文。

 

解放前,扎兰屯地区的鄂伦春族居民由于世代幽闭在高山密林中过着游猎生活,与外界沟通甚少,所以多数人只熟悉本民族语方言。解放后,随着鄂伦春族居民实现定居,与外界交往日渐频繁,加之得到了教育的机会,学习、使作汉语言文字逐步普及。如今,全市鄂伦春族基本上都兼通鄂伦春语和汉语两种语言。

 

二、生产方式

 

在解放前的漫长年代,扎兰屯地区的鄂伦春族居民一直居住在大兴安岭的深山密林中,生产关系处在原始氏族部落制阶段。

 

鄂伦春族的社会生产,长期以来是以狩猎为主,采集和捕鱼为辅。解放前有集体和个人两种狩猎形式。季节性的出猎一般是集体进行,部落氏族“乌力楞”内各家猎手三、五人临时自愿组成“阿那格”的狩猎小组,每个“阿那格”选出一个年长并富有经验的“塔坦达”(狩猎长)领导。一个“乌力楞”往往组成几个“阿那格”,出猎回来,“阿那格”也随之解散,下次出猎时再另行组织。

 

集体狩猎的猎获品是在“阿那格”内的猎手之间平均分配,但还保留着原始社会共同消费和平均分配的习惯,对于老、弱、伤、残者,大家都认为有帮助和供养的责任,他们不参加狩猎,也和猎手一样分给一份猎品。此外,猎物头部、五脏带骨肉等部分,煮熟后全“乌力楞”的人一起吃,不进行分配。后来,逐渐变成商品的鹿茸等归个人,但由于尚有平均的遗风,往往也把兽肉分给别人一些。

 

解放前夕,马匹的占有较悬殊,马匹的多寡已成为贫富分化的明显标志。没有马或马少的人家,借用马匹外出狩猎,回来后给马主一些猎品或送点礼物作为报酬,这种酬谢逐渐有了租金性质,后业就由出猎发展为出租,马主通过索取马租进行剥削。马匹私有制的产生的发展加速了鄂伦春族的社会贫富分化和剥削关系的产生。

 

本世纪50年代初,居住在阿木牛河流域的鄂伦春族居民在党的民族政策的感召的人民政府的特殊关怀、照顾下,走出大森林,实现了定居,一步跨越几个历史阶段,进入社会主义社会,过上了现代文明生活。

 

1999年,猎民弃枪禁猎以后开始种地、发展养殖业现如今水浇耕地有7500亩,近几年喜获丰收,家家都住砖瓦房,家畜满园,过上现代化的幸福生活。

 

三、婚姻

 

鄂伦春族的婚姻实行一夫一妻制和同一氏族禁止通婚的习俗。男女婚姻多由男方找媒人到女方求婚,一般求三次才成。求成后,商定认亲、过彩礼的日期。其特点是男到女方认亲时就得同房,时间1个月或20天不等。女方要给男方换上用黑皮子镶边的新装和红布坎肩(背面和肩头绣有支纹)。女方要把头发梳成两辫子缠在头上,这是订婚的档志,然后选定结婚日子。在结婚那天,新郎到新娘家去,新郎和伙伴们到女方营地,像赛马似的进入,之后,仅留下新郎住女家,第二天,女方才被接到男方部落。新郎的帽子上带貂尾和4个绣花飘带,新娘头上带着饰品,男方都佩带猎刀,新娘脸上用花布蒙上拜天。如果在认亲和过彩礼时同房而有了小孩,则拜天时将小孩和摇篮放在新郎、新娘之间,并把小孩给众人看。

 

鄂伦春女子出嫁以后,如果丈夫早逝并留下男孩,即使20来岁也不能改嫁,娘家坚决要她改嫁,她也得把男孩抚养顾人能够自立才能改嫁。

 

解放后,鄂伦春族婚姻中的一些陋习已渐趋消失。

 

四、丧葬

 

鄂伦春族一般行棺殓风葬或称空葬,即人去世后,将尸体装入用柞木钻成的棺内蒙古自治区,运到离“仙人柱”北方四、五百米远的树林中,死者头朝南,将棺木置于离地1.5~2米的树杈上,并由萨满念咒语,亲属祭奠完之后,葬仪才算结束。也有把死者骑过的马杀掉陪葬的。风葬后的一两年内尸体不落地时,则认为死者生前的罪恶不被消除,不能升天,需要请萨满祭奠祷告。3年后尸体落地,则认为吉利,是死者灵魂升了天。现按照有关规定进行火化下仓。

 

五、禁忌

 

鄂伦春族有许多禁忌,如对猛兽不敢呼其名,叫虎为“宝如坎”(神)或叫(木奴才文格齐“(即长尾巴);叫熊“阿玛哈”(即老爷子),并且在猎到熊后,举行一系列仪式,最后要把熊的头骨用草包放到树上,敬烟叩头,还要装哭。

 

鄂伦春族在狩猎生产上也有许多禁忌,如出猎前不许告知他人去向何处,打猎不能作提前算计,因相信野兽的肩胛骨有预知的本领。另外对妇女有许多禁忌,认为妇女的月经和分娩是不洁净的事,会触犯神灵,因此妇女不能到神位旁和“仙人柱”后面。

 

六、宗教信仰

 

鄂伦春族信仰萨满教。他们崇拜各种自然物,想念万物有灵,但以崇拜祖先为主。他们将各种崇拜的神物均装入一个桦皮盒里,放在“仙人柱”后面的树上。腊月二十三和春节早晨,全家要拜火神,向篝火烧火,并扔进一块肉和洒下一杯酒,然后全家人向火叩头,祈祷全家幸福。当客人来拜年时,进门先拜火,往里扔进自带的一块肉和一杯酒,并向火叩头,这时让主人全家也陪着叩头,仪式完毕后,才向主人拜年。

 

七、饮食、居住与服饰

 

解放以前,鄂伦春族居民过着吃兽肉、穿兽皮、信“仙人柱”的较原始的生活。

 

肉的吃法有煮、烤、烧、炖几种,特别喜食生狍肝和不十分熟的肉,喜喝烧酒和马奶酒。夏天打到野兽后,把肉晒成肉干。晒干的办法是把肉晒成半干,然后切成小块,或先把肉切成小块煮熟晒干,再用蒿子杆做一帘子,用木头做架子,将肉干放上,底下烧木柴用烟熏,这样加工后肉干不腐烂。鄂伦春人除肉食外,还喜欢食用柳蒿芽等山珍野味。

 

以前鄂伦春族猎民住的是十分简陋的“仙人柱”(帐幕),这是用几十根五、六米长的木杆搭成的圆锥形架子、上面冬天盖着狍眼和草帘,夏天覆盖着桦树皮。每个仙人柱内三面住人,一面是门,当中有一火堆取暖,火堆上吊一口带耳的小铁锅煮肉做饭,屋顶开一孔出烟和流通空气,妇女生小孩时,按风俗还要搭一个仅能容一人的窝棚,叫“给哈汗”(即产房),不管是冰封雪飘的寒冬还是阴雨连绵的盛夏,妇女必须到“给哈汗”里去生孩子,满月后才能回到原住处。

 

鄂伦春人的衣服主要用狍皮制作,手套、大衣、裤子、口袋等主要用狍皮制做,被子用狍皮缝成圆筒,夫妻二人合盖一条大筒被,地上铺狍皮熊皮。帽子多用狍头皮做成。鄂伦春人的狍皮衣帽上均要绣上各种美丽的图案与花纹,十分漂亮大方。现在居住和服饰汉族相同,节日期间穿民族服装。

 

八、文体活动

 

鄂伦春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每当行猎归来后或节日里,都要进行歌摆狂欢,男女老少都会唱歌跳舞。民族都是自编自唱的,内容多是歌颂大自然和爱情,叙述狩猎生活和向往美好生活的。鄂伦春族最善于用舞蹈来表现对生活的憧憬,节奏欢快明郎,抒情淋漓尽致。“吕日格仁“是鄂伦春人对舞蹈的总称。鄂伦春人的舞蹈大体可分为娱乐性、仪式性和宗教性三大类。无论哪一类,其动作速度都是由慢到快,并以激烈动作结束表演。舞蹈表演一般不伴奏,而伴之以词语,即边歌边舞,舞曲经常以“额呼兰德”、“额呼德呼”、“加黑加”、“达乎达乎”之类的衬词作为伴舞的节奏呼号。

 

九、手工艺品

 

鄂伦春族有句俗语:“男人不怕山高,女人不怕活细。”鄂伦春族妇女从小在母亲的教导下,学习熟皮子、晒肉干、采集野菜、野果和做针线活等,特别是在皮制口和布制品上都有一手叫绝的好刺绣。穿的、戴的还是用的,都绣有精美绝伦的图案,看过鄂伦春妇女经过刺绣的手工艺品的人,都称赞她们丰富的想象力和高超的艺术创造力,其特点是简洁明朗、色泽艳丽,反映出勤劳、勇敢、纯朴的性格。

 

鄂伦春族妇女能用桦树皮制作各种盆、碗、盒、箱、桶等器皿,在上面刻上美丽的图案、花纹并着上颜色,这些桦树皮制品不但轻巧耐用,也是精致美观的艺术品。妇女们也都能灵巧地在纸上或桦树皮上剪下各种花纹、图案和鸟兽,一般均作为雕刻或刺绣的蓝本,有的当小孩玩具或帖在屋内作装饰,被民俗学者称之为特有的“桦树皮”现象。